鲁能前主帅桑特拉奇生前珍贵照片首度披露(图)

2016-02-16 16:27   来源: 半岛网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

小字体大字体

  导语:2月15日,鲁能俱乐部为离世的曾任主帅桑特拉奇开了追思会;17日,桑尼的家乡塞尔维亚足协将为他举行追悼会。作为桑尼在中国的挚友,玮哥悲痛中追忆老头,拿出去年的一篇旧文重新发表,在半岛网首度披露桑尼的部分珍贵图片和故事,算作对这位山东人民的老朋友的纪念。

  



  11月8日是记者节,中国记者的生日。突然回忆起15年前的2000年11月8日,这第一个记者节是怎么过的来。当时我还奋斗在记者第一线,对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仍记忆犹新。

  

刘玮与米卢



  

玮哥与米卢、桑尼泡吧



  因为采访足球多年,那天在听说山东鲁能足球队主帅桑特拉奇被解职回国的消息后,工作职责告诉我应该前去采访。于是早上七点,多我代表自己所效力的齐鲁晚报,赶到了济南机场,等候将要乘机离去的桑尼(哈哈,这名字也是他来鲁能后我给他起的,以后叫响了全球)。

 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现场竟然没有发现一位鲁能泰山队的队员们,也没见到俱乐部官员的踪影。倒是济南的几个铁杆球迷来了,他们打着送别桑尼的横幅,让人有些感动。难道这就是桑尼的下场——这位为鲁能取得双冠王的神奇教头,一夜之间走下神坛后,竟然被鲁能俱乐部遗忘了?!

  当看到桑尼带着大小七个箱子却一个人在搞托运,却没有俱乐部的人员来帮忙,我突然感到该为鲁能人羞愧。记起桑尼两年前第一天到山东任职时,是鲁能俱乐部大小七个官员从北京接来的,桑尼在济南机场被记者和球迷蜂拥被包围的镜头也浮现在眼前。如今看到孤独的桑尼,如此天壤之别的原因且不去追究,我不相信这是豪爽仗义的山东人所为,不相信礼仪之邦的齐鲁大地,竟容不下这位曾经为山东足球贡献巨大的外国人。

  我二话没说,拽上一位摄影记者,决定陪着这位连“桑尼”这个名字都是我给他起的洋老头一同乘机,送他到北京转机回国。齐鲁晚报也成为当时唯一一家送桑尼回国的媒体。桑尼为此很受感动,在北京机场等机的几个小时里,桑尼得知那天是中国的记者节,就主动提出了要请客,说要同我一起过记者节,也算是祝贺我们的节日。

  这也是桑尼离开鲁能离开中国的最后一餐,他似乎忘记了离队的忧伤与不快,点了很多菜和酒水,与我们一起痛饮。席间,我们之间的话题仍未离开鲁能泰山和中国足球。也许是要离开中国了,桑尼向我掏出了许多过去自己并不想说的心里话,包括他在山东执教两年的成败得失和酸甜苦辣,当时的场景令人感动。

  桑尼还专门谈了记者工作,他说到山东后得到这里媒体的很大支持与帮助,鲁能取得双冠王,应该也有记者的一分功劳。他认为对一支球队的发展来讲,媒体的作用是非常大的,它是联系俱乐部、球队和球迷及大众的纽带,因此他一直非常重视和喜欢同记者的沟通。对记者为鲁能队的报道,他说除了极个别人,大多还是客观公正的,对他和球队的帮助很大。他还希望借此让我转达他对山东媒体的道歉,因为有时工作繁忙和自己的脾气不好,没有很好地同新闻界沟通,也产生了一些误解,所以他也要作检讨。

  如此地真诚和谦虚,谁还忍心要对离去的桑尼责怪呢?但就在桑尼离开济南的前一天,济南电视台《泉城夜话》和桑尼约好了,要在荧屏上与球迷、观众见最后一面,但因为鲁能俱乐部的阻挠,桑尼却没有去成。唱独角戏的电视台,只能与现场等候许久的球迷进行了对话,主题仍然是“话别桑尼”。

  在桑尼的住处,一名电视台记者陪着桑尼看这一电视直播,把球迷的话翻译过来告诉他。那天,球迷们精心给桑尼准备的礼物无法亲自交到桑尼手中,一位老球迷特意为桑尼写的三首诗也无法当着桑尼的面诵读,桑尼只能从电视屏幕上与他热爱的济南球迷见最后一面。他当面向球迷们告别的权力,就这样被鲁能俱乐部无情地剥夺了。

  我不明白桑尼和鲁能俱乐部之间发生的事情,但不管怎样,桑尼要告别山东回国了,俱乐部应该有足够的大度和宽容来对待他。在对俱乐部的诉说中,桑尼并没有说一句损害俱乐部的话,他言必及他的队员,他的球迷,他的俱乐部,甚至俱乐部的工作人员。他一次次表达了对俱乐部对球队的怀念,一次次表达自己的感谢,表达着自己的遗憾。这位可爱的南斯拉夫老头,就这样委屈地告别我们了。

  

记者节偶遇米卢



  

中国队出征世界杯前夜约见米卢



  

2002韩日世界杯采访米卢



  在机场和桑尼攀谈的时间里,我见到了当时正如日中天的中国足球队主教练米卢。原来,桑尼确定离开山东回国后,就给老乡米卢打了电话,告知了他回国的时间。没想到刚带中国队打完亚洲杯归来的米卢,也决定和桑尼同乘一个航班,既是为老朋友送行,也因为近期累了要回国休息几天。期间,米卢、桑尼约上我一同喝咖啡,为我庆祝记者节。大家自然谈起了亚洲杯,谈起了中国足球,还有山东足球,这让我受益匪浅。米卢对桑尼的离任很不理解,几次问我桑尼为何会离开,他说这不但对山东足球,对中国足球也是个损失。

  在桑尼登机前,有人认出了推着行李车的桑特拉齐,就上前来问我:“桑尼真要走吗?”在确定桑尼要回国后,有两名大连的球迷赶紧在机场商店买了鲜花,送到了桑尼手中,“我们很敬重你的能力,鲁能泰山取得双冠王,不仅是山东足球的辉煌,也是中国足球的一个奇迹。”两位非山东的球迷,和鲁能俱乐部的冷漠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
  送走桑尼和米卢,我连夜加班,一口气赶制出一组七、八千字的文章:"桑尼,作别齐鲁的云彩";"桑尼与我过记者节";"记者机场巧遇米卢";"桑尼,让我再看你一眼"……请示报社总编,这组稿件第二天在《齐鲁晚报》两个通开大版上见报。

  文章见报后的当天,据说报社的热线都被打爆了,太多的球迷太多的读者表达了对桑尼离去的伤感,也表达了对鲁能俱乐部无情无义的谴责。据说俱乐部的有关官员,为此被他们的主管部门山东电力领导狠批了一顿,甚至惊动了国家电力部的领导。

  第二天我意犹未尽,又写了一篇万字文章,题目是“都说会当凌绝顶,谁知山路十八弯——桑特拉奇回首鲁能泰山之旅”,又是两个大整版的文章见报,同样反响强烈。

  第一个记者节,我就在这样的忙碌中度过。作为记者的责任,我觉得这个节日过得很有意义;我和桑尼的一段跨国友情,也从此结下。

  

桑特拉齐参观齐鲁晚报编辑部



  

桑尼助阵玮哥撰写的《望岳》签售



  

购买《望岳》的读者排起长龙



  那次经历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,桑特拉奇出任了沙特足球队主教练。重情重义的桑尼来到中国来到济南,专门约我见面,表达对我的感谢。他下榻到齐鲁晚报所在的山东新闻大厦,与山东的球迷见面,与他想念的鲁能队员见面,唯独没有回到那个曾让他牵肠挂肚的鲁能俱乐部去看一眼。

  也因为送桑尼结识了米卢,为我日后采访中国足球队提供了方便。在米卢率队征战世界杯前夜,我约上国际象棋世界棋后诸宸,在上海米卢下榻的酒店大堂酒吧会面,一万字的《本报记者夜袭米卢》文章见报。之后我采访参加世界杯期间,与米卢联动的《米卢连线》也成为齐鲁晚报世界杯报道的品牌栏目。

  回忆这段15年前的故事,就算是对记者节的纪念吧。

  (2015年11月8日深夜,玮哥于拉萨)

  

相关阅读

桑特拉奇 鲁能



分享到

热点新闻

一周热点 | 一月热点

频道推荐

娱乐 | 女性

高清图集

更多高清 >>